【甲秀評】白玉蘭獎應以寬容態度接納網劇

發布時間:2019-12-24 14:02   來源:貴陽日報  

  韓浩月

  有“中國電視劇三大獎項之一”稱呼的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,日前發布2020年該獎項第26屆評選的劇集征集公告。公告除了對征集時間、頒獎時間等進行了明確公示外,還對內容類型提出要求。其中一個亮點是,“重點視頻網站首播電視劇”成為今年報名規則中新增條款,這被直白地解讀為———網劇可以參評官方評獎了。

  這本是一條業內新聞,卻在網友中引起轟動效應。喜歡的某部網劇或網劇演員能不能獲獎,網友非常關心,大家紛紛留言推薦心目中具備評獎資格的優秀網劇與演員名單。《陳情令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慶余年》《白夜追兇》《余罪》等網劇與主創名字被提及的次數很多。

  按照以往白玉蘭獎的評選標準,參選的電視劇需制作精良,在“原聲配音”等技術層面上也有一定要求,這決定了在白玉蘭獎的外圍,會有一張“篩子”,篩掉那些不符合參評要求的作品。另外,作為一個主流獎項,白玉蘭獎對于劇作的類型、故事傾向、價值觀等層面也有較高要求,這意味著,即便早些年放開參評“閘門”,諸多網劇也沒法進入入圍名單。

  網劇被主流評獎所接納,這個好事情來得有些晚。在這方面,網絡文學其實已經趟出了路線。早年的網絡文學也是被排斥在主流評獎之外的,且業界不乏對網絡文學的低看。但隨著影視改編的重心挪向網絡文學,且以網絡文學為核心的“大IP產業”形成,網絡文學逐漸滲透到人們的娛樂生活當中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魯迅文學獎、茅盾文學獎都向網絡文學作家與作品打開了大門,網絡文學與純文學擁有了平等的評獎權利。

  王蒙是網絡文學的重要推手之一,但他近日在央視一檔節目中卻公開聲明:“我支持了網絡文學那么多年,但是不得不說,有的網絡文學寫得太差啦。我太難受啦,白支持他們啦!”王蒙的這一評價,其實也可以應用到網劇領域。在過去十多年來,網劇一直持“野蠻生長”的發展態勢,作品質量泥沙俱下,每年誕生的精品就那么幾部。網劇雖有相對開放的創作空間,卻缺乏傳統電視劇的嚴謹與認真。

  受網劇沖擊,傳統電視劇創作者的心態也有所變化,在劇作審查、播出標準較為混亂的時候,有從業者提出“臺網同標”的建議,這一建議最終被主管部門以政策形式落地,網劇由此走上規范穩定發展之路。這些年,網劇與傳統電視劇之間已經不具清晰界限,兩者之間的競爭,也由創作尺度的試探變成了內容質量上的比拼。在“臺網同標”的制衡下,未來網劇不會再擁有內容上的獨特性,而將只是播放平臺決定的一個概念。觀眾選擇收看一部劇,也不會刻意區分網劇與電視劇,而是誰好看就看誰。

  這次網友對網劇參選白玉蘭獎呼聲甚高,表明網劇在某些方面的確深入人心。但網劇參評無法攪動白玉蘭獎格局,除非白玉蘭獎在規則不變的前提下,在評獎精神層面作出改觀,重點發現網劇的創新意識、時代氣息與審美價值。既然把網劇納入到評獎范圍,白玉蘭獎就應用更開闊的眼光來打量、審視作品的寬度與深度,對網劇通常被認為“標新立異”的那部分給予寬容對待。否則,面對傳統電視劇領域那些強大的競爭對手,網劇在單項獎的競爭上沒有優勢可言。

  一個網劇與傳統電視劇大融合的時期已經到來,大量傳統電視劇主創的加入,使得網劇在保持新鮮度的同時,也擁有了結構、格式上的工整。作為一個重要的評價體系,白玉蘭獎的扶掖可能對網劇主流化起到一定作用。明年第一次有網劇參評的白玉蘭獎,不妨膽子大一些,給網劇更多表現空間,促使國產劇迎來新開端。

  責任編輯:魏金豆

街机捕鱼破解版